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来论|名与实的荒谬悖离:居心叵测的大翻译运动

  出于社交网络的固有生态,以及国际时政话题“键政低门槛”的特点,众多网友参与了热烈讨论,其中不乏基于个人情感、立场而发出的情绪性论述,甚至有过激的表述和不合时宜的调侃。

  近期,这些主要集中在内地中文互联网的部分文字记录,正在被翻译成英语,再以图片形式将原文和英文翻译上传至国际社交网络平台上,是为目前引发诸多争议的“大翻译运动”。

  “收留乌克兰美女”的论调,以及针对邻国日韩、还有美西方国家的评论,便是如此被国际网友所知。

  不可否认,当国内不少网友开始了解这场轰轰烈烈的“大翻译运动”时,他们从情感到理智上,都觉得难以接受。别的不说,对于很多人而言,一种对内发出的调侃,抑或是一时情绪化的表达,怎么就如此曝光到外部世界的平台上了?更何况,很多时候的一时口快,并不是真的心存恶意。

  其实,针对中国会出现一种特有的“大翻译运动”,本身就是多种特殊因素孕育的现象。别的不说,需要“翻译”这件事,本身就是国内外互联网平台信息不对称的产物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中译英、而不是英译中的“大翻译”,主要原因有二:相比于中文而言,英语是国际社会的lingua franca(通用语),是互联网内容的主要语言(全世界超过63%的互联网页面内容是英语),更是中国人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必修外语;加上学习中文的外国人数量远不如学习英语的中国人数量多,英译中的民间“大翻译”,本就没有必要。

  另一方面,中国网友常用的社交网络平台,与国际网友通用的社交网络平台并不一致,而中文互联网的国际受众影响力相对有限,这使得国内网友可以在一个相对“闭环”的互联网环境中,用自己熟悉、擅长的母语,就国际时政问题畅所欲言。

  说白了,当国内网友们在自己的“小圈子”里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立场、观点和情绪时,他们并不期待、也没指望自己的信息能传递给其它当事国家的网友,甚至没有与外国网友对话的意识。

  这种互联网信息的不对称,成为了发起“大翻译运动”的条件与契机。而这一运动愈演愈烈,令国内网友乃至整个社会存在不适感,也是必然的结果。

  首先,互联网的确是全球性的,而且有记忆,但基于上述“不对称”原因,网友们难免有一种“关起门来说的话被捅出去”的感觉。

  互联网上披着“马甲”的网友,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,都有自己的复杂情绪与情感,和其他人一样都会“在不同场合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”,更何况在非实名的虚拟空间,国内外网友都无法保证像在现实空间中那样面面俱到,考虑到理性、审慎、客观、公正、八面玲珑。

  当一些中国网友在网上用中文发表一些调侃的、情绪性的、甚至是过激或不合时宜的言论时,其言说对象并非外国网友,更谈不上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普通外国网民。其实反过来也一样,有些外国人之间的调侃也并不是为了刻意伤害其认识的中国人。

  更重要的是,姑且不论“大翻译运动”发起者的内心动机,将个体过激言论有组织地翻译、传播到国际社交网络平台,在客观上造成了放大渲染的效果,事实上导致个体言论上升至给中国人乃至华人群体贴标签的程度,必然造成恶劣影响。

  且不说目前不同国家针对普通民众的乃至仇亚言行已然愈演愈烈,并造成当地无辜居民遭受不同形式的伤害。这种针对华人(而不只是中国人)群体的仇恨与污名化行为,无助于不同国家与中国的民间交流与理解,甚至可能会对双边和多边官方交往带来负面影响。如此发展下去,受到伤害的也将不止是中国人和海外华人。本应成为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间沟通桥梁的“翻译”,却成了煽动不同语言人群间仇恨的工具,这正是“大翻译运动”的名与实之间最荒谬的悖离。

  过激言论不能鼓励,极端言论更不可取,包括中国在内,各国都感受到对网络暴力、仇恨言论采取有力措施的必要性。而看似没有直接主观“加工加料”的“大翻译运动”,造成的恶劣影响将不亚于、甚至重于简单粗暴的网络评论。对此,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同国家都不可也不应忽视。

  最后,“大翻译运动”的翻译和传播行为既是有组织的,其造成的客观效果又如此恶劣,那么就很难令人对这一运动发起者的动机作善意的推测了。